下载APP

为什么《博人传》变成了“热血计量单位”?

白衣沽酒
澳门新濠天地官网 > 为什么《博人传》变成了“热血计量单位”?
“这不比《博人传》热血?”

这句话,最近大家大概都看腻了。去年底到今年初,它在我眼前的出现频率仿佛回到了前几年全网随处可见的“@带带大师兄”,而且出现的位置完全没有规律可言,就连听个歌,都能冷不丁冒出来一句。

光网易云以“这不比博人传XX”为名的歌单就有一大堆

在社交网络上随便走走,就能看到一堆事情比《博人传》热血:考试前的复习比它燃、口腔溃疡比它燃、哪怕是《Phut Hon》扭胯舞都比它燃上一百倍。

要说最扎心的,可能是有人认为这个梗本身都比《博人传》来得热血。

似乎《博人传》已经变成了“热血”的最低计量单位,人人用、天天用,都快通词膨胀了。可不够热血的热血漫也不算少见,为什么偏偏是《博人传》享受这种顶级“待遇”,大概和笼罩在它头上的光环离不开关系。


明明是天胡开局,怎么就拉了胯?

这个光环就是《火影忍者》。

《博人传》全称《BORUTO -火影新世代-》,漫画于2016年开始在《周刊少年Jump》上连载,动画则在2017年开播,之所以能如此受关注,无非它是火影的精神传承。

堪称时代印记的火影,在ACG历史上的地位毋须多言。2014年《火影忍者》漫画完结之时,甚至连央视新闻都跟进报道。

2017年,火影TV动画也跟着谢幕。正是在这种大家挥手告别十几年青春的氛围里,《博人传》动画以“正统续作”的姿态无缝衔接前来接班,以鸣人的儿子漩涡博人为主角,展开全新的故事。

看起来《博人传》有一个“天胡”开局——它拥有和《火影忍者》一脉相承的画风,还承载了成千上万老粉的期待。只要它不做太大改变,哪怕“热血”这个元素现在都有点过时了,也依然拥有大批忠实拥趸为情怀买单。

可事实是,《博人传》恰恰选择了一条新路,正如动画第一集里所说的那样“这是属于旋涡博人自己的故事”。

在第四次忍界大战结束后十几年,整个忍者世界已快进到科技发展迅速的现代社会。木叶村再也不是满大街忍者,人们也不再以成为忍者为目标。

在这样的陌生感中,本作主角——也就是《火影忍者》主角鸣人的儿子,漩涡博人登场。

《博人传》的故事注定和鸣人不一样,博人不仅不会有鸣人那样悲凉的童年,也没有了父亲曾经“成为火影”的梦想,他最大的烦恼,来源于其他人口中带着酸味的称呼“二世祖”。

这可真不太讨人喜欢。

没有了苦大仇深的角色背景,博人本身的塑造显得颇为薄弱,而镜头对准博人的剧情也更显露了其熊孩子属性。不听忠言、不服管教、自作主张,小小年纪还继承了鸣人绝技——嘴遁。一切人设加在一起,很难让人对他产生好感。

B站很多火影迷面对这个菠萝头男孩时都不太客气

其实,单纯讲述一个现代社会里熊孩子成长的故事,可能还不足以让长大后的老粉门拳头硬了起来,关键问题,在于《博人传》讲述这个故事的手段实在是太奇葩了。


主角是小孩,但观众已经不是了

火影粉吐槽《博人传》的原罪,往往绕不开两点,一个是崩坏的注水剧情,另一个则是同样崩坏的武力值。

由于《博人传》漫画是月更,更新速度慢,动画版制作受到了严重限制,不得已加入了很多原创剧情。这种操作原本在业界不算少见,但如果原创剧情莫名其妙,就会成为动画的败笔。

就比如最典型的例子,被反复吐槽的动画版第42集。

这集的剧情,简单来讲就是博人小队处理银行劫案,具体的解决方式是:博人和劫匪进行了友好的口头交流,最后打了一个电话打给父亲,快速解决了这个意图用自爆终结失败人生的劫匪。哦对了,这个劫匪的身份是一位……前游戏开发者。

且不说忍者世界里游戏程序员多出戏,单看博人最后利用官二代身份给劫匪解决问题这个操作,就很难让人将博人与“热血”二字联系在一起。

除了跳脱的注水剧情外,武力值的崩坏也让老粉们倍感迷惑。

《火影忍者》系列中最终BOSS大筒木辉夜的其他族人,在这一部中成为了常规大反派,每一个大筒木族几乎都拥有着与辉夜相近的实力。

如果你接受了这个设定,马上就要接受下一个:《火影忍者》里已然封神的鸣人佐助二人武力值被一削再削。

曾经二次元世界公认“逼王”如今已然成了比划两下就要喘半天的中年忍者

当年各自雄踞一方,实力也曾震慑过观众一段时间的五影,在《博人传》里打个酱油都勉强。

但这一切并非“对手太强”所能概括的。因为在老一辈集体削弱的同时,博人以及其下忍伙伴的战斗力直线上升,影级人物联手都难以对付的角色,他们可以打的有来有回,甚至单挑也不落下风,干脆坐实了坊间“下忍才是木叶精英”的玩笑。

这些混乱的战斗力设定,本来是从漫画里带出来的毛病,但因为TV版里的呈现方式过于神奇,就显得更滑稽了。

像是有一集,大筒木浦式意图穿越时空,遭遇主角众人,主角团这边甚至搬出了自来也,试图唤起老粉的情怀。你本以为几位老角色聚首,好戏即将,最终却只看到了迷惑行为大赏,像这样:

浦式和佐助两个强力角色之间的战斗可以用过家家来形容

类似的情况不在少数,但凡你看过火影,再看这些场景都要气血难平。

除去上面两个重点,《博人传》其他的毛病也数不胜数——大部分时候,博人小队处理敌人的方式都很平淡甚至无趣,很难让人感受到当年火影下忍面对强敌时,用才智弥补战力、与敌人斗智斗勇,最后一举翻盘的过瘾。

这也让很多火影迷给《博人传》打上了“低幼”的标签。

种种对比,让《博人传》这个手握王炸IP的动画,评分跌落谷底。就连打分一向对作品宽容的B站, 2亿多的播放量的《博人传》都只收获了4.1的评分(满分10分)。在豆瓣上的评分要高一些,足足有4.8。

总的来说,光看分数,不到200集的《博人传》动画,已经给二十多年历史的《火影忍者》IP制造了最大的名誉危机。

去年,身为《博人传》漫画和动画的脚本负责人,已经被粉丝们足足骂了三年的小太刀右京终于没能顶住压力,发推宣布告别《博人传》,岸本齐史马上在漫画第52话回归。

听上去像是个好消息——可粉丝们马上迎来的,是一段突兀的、佐助被博人刺瞎左眼的剧情。

到这里,火影粉们对《博人传》的情感之复杂,已经不是单纯的“愤怒”或者“失望”可以形容了。于是,一句对一部所谓热血动漫最极致的嘲讽诞生了:

“这不比《博人传》热血?”


爱之深,责之切

含着金汤匙出生的《博人传》,最早并非没有可取之处。

它弥补了多年来老粉和前代主角鸣人共同的遗憾——让那些孤独的角色享受了家庭的温暖,享受还算和平的生活,而不是动辄灭门屠村、背负沉重命运。

动画也偶尔贡献一些前代所不能及的精彩打斗场面——比如国人作画监督黄成希操刀的第65集,给《博人传》带来了八卦掌和咏春拳,流畅的动作戏得到了全球火影迷的认可。

但这就是《博人传》最令人生气的地方:它有时明明能让角色智商在线,搞搞有老火影味的精彩对决,让人大呼“我爱的那个火影回来了”,然而下一集迷惑的原创剧情又把粉丝打回原形。

“这不比《博人传》热血?”的热度仍在发酵,这个梗之所以这么流行,更能说明《博人传》背负了火影粉丝的真情实感,即便早已被剧情劝退的人,也要用这句话来诉说心中的恨铁不成钢之情。

就像很多B站动画区的UP主,即便吐槽《博人传》弱智情节千百遍,却依然期待着有朝一日能守得云开见月明,好逢人就安利。

时代更迭了,《博人传》当然没办法回到千禧年初的那个火影。那时的火影还是电视台里的东西,是与身边的朋友共享的童年。

忍者的时代会过去,火影IP也不可避免的要面对市场需求,《博人传》终究不能照搬当年逆袭剧情。

但在《博人传》漫画的开头,博人自己说了一句很好的台词,即便忍者时代终结,“我也依然是一名忍者”。

只可惜无论漫画动画,都没能把这句话继续下去,但愿它们之后能做到。


展开全文

扫码关注

游研社公众号

小程序

游研社精选

50
快速评论
热门评论
全部评论
评论时间
查看全部评论
  • 首页
  • 下一页
  • 页 / 共
澳门新濠天地网站内打开